一个精神病人家庭的新生

  在前往夏雪家前,灵武市残联工作人员尤锋告诉记者,精神残疾人很怕在家里见到陌生人,这样容易使病人病情发作。于是,记者选择采访了夏雪的丈夫及家人,他们已经悉心照料她近10年。

  说起那段往事,夏雪的丈夫薛强历历在目。“她以前是健康的,还当过老师。我们1992年结婚,她就辞了老师的工作,从中卫来到灵武,我们一起进入灵武供销社生资公司。”薛强说。

  没想到,2001年初,夫妻俩双双下岗,一家人断了经济来源,当时女儿13岁、儿子才8岁。那段时间,夏雪几乎整天以泪洗面。在痛苦纠结中,薛强向亲戚借了点钱在商场租赁了柜台,夫妻俩开始卖货,但生意并不好,家庭由此陷入更严重的经济危机,这使夏雪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。家里的生活费、两个孩子的学费,几乎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。

  就在这时,薛强发现妻子说话偶尔前言不搭后语,但并未引起他的重视。直到有一天,他回家后惊讶地发现,妻子正抱着儿子跪在地上,口中念念有词,他问妻子在干什么,不料妻子起身放下儿子后夺门而去。薛强立即追赶,最终将她追了回来,但对于自己的反常举动,妻子却不予解释。几天后的午夜,熟睡的薛强突然惊醒,他开灯一看,妻子不知何时坐起来,看见他醒后,妻子立即跑出家门,薛强追出一公里后才将她带回来。此后,夏雪变本加厉的“胡闹”,不仅乱跑的次数越来越多,而且干脆脸也不洗了,有时还到街上送给别人钱。

  薛强带着夏雪来到宁夏宁安精神病医院,经检查,夏雪患的是精神分裂症。夏雪入院治疗,半个月后行为逐渐趋于正常,由于家里无力继续支付医疗费,便出了院。

  但回到家,夏雪又像变了一个人。冬天来了,夏雪爬上男人都不容易爬上去的平房顶,用扫帚不停地扫。薛强把她扶下来问她在扫什么,她说:“下雪了,下雪了……”实际上,那段时间并未下雪。在家里,夏雪的病情反反复复,而且一跑出去便不知去向。2004年的一天,趁家人不备,夏雪又跑了出去。全家人四处寻找,两天后才在街上找到她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夏雪的病情似乎越来越重,她开始打砸家里的电器家具,并且病情发作时力大无比,儿女已无法在家学习,薛强不得不用绳子把她捆到宁安医院。一入院,夏雪的病情有所好转,但一回家就复发。为了给她买药,家里早已债台高筑,但夏雪不是拒吃就是扔药。

  连续多年的折磨,让薛强和孩子疲惫不堪。2009年,薛强将夏雪送回了娘家,谁知夏雪却用棒子打断了自己母亲的胳膊,娘家人又将她送回来。

  就在这个贫困家庭感到绝望之际,去年夏天,灵武市残联在换发残疾证时了解到夏雪的情况。从此,薛强不再“孤军奋战”,政府开始伸出援手帮助这个家庭。

  精神残疾人一旦患病,将终生靠药物维持。政府首先解决的是夏雪的用药问题,每天1元钱的药费补助,全年按400元领取。现在,夏雪吃的药主要是抑制神经的药物——氯氮平。氯氮平每瓶100片,价格为5元,夏雪每次服用8片,每月服用2瓶半。享受免费服药政策后,夏雪每月可领30元,够买6瓶药。一年下来,政府的补助不仅充分保证了她免费服药,还能剩余250元,可以买其他药物或用品。而在此之前,因家里经济拮据,夏雪连氯氮平都无法连续服用。所以拿到第一笔补助买了药时,薛强感慨万千:“夏雪得精神病后,家里山穷水尽,有时很绝望,没想到政府能出手帮助我们。”

  除了药费补助外,自治区政府还推出针对精神残疾人的阳光家园家庭托管政策。所谓托管,就是政府把精神病人“托付”给其家人照料,作为托付者,政府每年向精神病人的家人支付看管费。薛强每年能领到700元补助,算是照顾费。这笔费用也让薛强感到温暖,妻子患病丈夫照顾是天经地义的事,没想到政府还支付“照顾费”。

  除去这两项针对精神病人的特别费用外,薛强一家4人每月可领440元低保金,有了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及大病医疗救助后,夏雪过去的医疗费报销了大部分,现在如果妻子病情发作,薛强会毫不犹豫地送她进医院,因为他再不愁无钱治病了。更令薛强没有想到的是,由于政府的特殊照顾,他家由平房迁入了政府安置的新楼房。

  这一系列的变化,夏雪都看在心里。薛强说,夏雪的病因为穷困而引发,现在看到渐渐好起来的家境,她心里也慢慢舒坦了,往年隔三岔五就发作的病情,今年至今也没发作过。天气暖和时,她就到广场散散心,运动运动,也知道按时回家,还能给家人做饭,有时还拖拖地。

  现在,“大后方”稳定,薛强无后顾之忧了,可以出外挣钱了。在政府的帮助下,这个家庭正从艰难中慢慢站起来。(为保护患者隐私,文中人名均为化名) (记者 王文革/文 唐鑫/图)

  实施扶弱助困计划包括加快福利机构建设和帮助残疾人员两大部分。目前,老年福利中心和儿童福利院已基本完工,吴忠红寺堡区、盐池县和银川西夏区3个县级福利院已装修完毕。本报道涉及的内容属于帮助残疾人员部分。今年,自治区政府已配发残疾人辅助用具2000件,为3000名贫困的精神残疾病人提供免费服药和住院治疗,培训残疾人康复协调员600名。

  宁夏精神残疾人协会的资料表明,按通行的比例推测,宁夏约有2.4万精神残疾者,现在残联掌握的数字只有1/3,还有2/3的患者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登记在册。

  从夏雪一家的遭遇我们可以看出,精神残疾者影响的远不止一家人,亲戚邻居都跟着遭殃。所以,政府帮助精神病患者一家人,实际上会帮助许多家庭。

  家庭的温暖对精神残疾人来说至关重要,夏雪的家庭环境、个人状况的改善,使她的病情趋于稳定就是最好的说明。薛强十年不离不弃,悉心照料妻子,不仅尽到了丈夫应尽的责任,而且向人们诠释着家庭关怀对每一个残疾人的重要性。

  除了家庭,关心残疾人也是社会的责任。列为政府为民办实事之一的为精神残疾人免费服药等政策,不仅使夏雪有药可吃、病情稳定,而且挽救了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。

  当然,还有许多精神残疾患者没有纳入政府救助的范围,我们希望,他们能早日享受到这一好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hopping cart

close